跟着习近平参观“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
李克强主持会议 部署推进政务服务“跨省通办”扩面增效举措
听民意、汇民智、聚民力——党的二十大相关工作网络征求意见活动综述

半个世纪的守边情

发布时间:2022-07-11  来源:新华网  字体大小[ ]

  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原标题:半个世纪的守边情 

 

这是尼玛老人的家(2022年7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刘磊 摄 

2021年1月8日,尼玛在边境地区的山顶向远处眺望。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任军川 摄

 

2021年1月8日,尼玛在边境地区的山顶向远处眺望。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2021年1月8日,尼玛在边境地区的山顶向远处眺望(无人机照片)。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2020年10月16日,尼玛在家门口目送儿子哈达布和去巡边。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2020年10月16日,尼玛在家门口目送儿子哈达布和去巡边。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刘磊 摄

2020年10月15日,尼玛的儿子哈达布和在巡边。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2020年10月15日,尼玛的儿子哈达布和(右)和边境派出所民警在巡边(无人机照片)。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2020年10月15日,尼玛的儿子哈达布和(右)和边境派出所民警在巡边。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2020年10月14日,尼玛在家中给儿子哈达布和打电话。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2021年1月8日,尼玛在照料骆驼。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2021年1月7日,尼玛在放牧。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刘磊 摄

2020年10月14日,尼玛在家门口拾柴,准备做饭(无人机照片)。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2020年10月14日,尼玛在家门口拾柴,准备做饭。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星空下的尼玛老人的家(2020年10月14日摄)。

  1971年,25岁的蒙古族妇女尼玛响应号召,带着3岁的儿子,从200公里外的老家搬迁到中蒙边境的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塔木素布拉格苏木最北端,开始一边放牧,一边守护边境。半个世纪,她像胡杨一样在这片戈壁扎下了根,她说:“守边是我在国旗下接受的任务。”就是这样一句誓言,尼玛用一生来作答。夏天,酷暑时节地表温度能达到50摄氏度,巡边时只有口渴难耐,她才舍得抿一小口水;冬天,戈壁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水壶里的水和口粮都冻成了硬块……

  如今,尼玛年事已高,儿子哈达布和从母亲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着巡边工作。多年来,母子接力守边护边,累计巡护边境线18万多公里,向边防连队报告多起边境可疑人员行迹,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上千人次。尼玛嘱咐儿子:“将来我去世后,一定把我埋葬在守护了一辈子的边境上。”

  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中国公众新闻网摘编亓荃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